·国际视野

·专业服务

·团队发展

 
2011年第10期
教师的文化知识:创造教学的当下意义及其改进的无限可能
2014-08-29

【摘要】 凯瑟琳 M.安德森-莱维特(Kathryn M. Anderson-Levitt) 教授从教育人类学的视角研究教师知识及其教学。这次访谈中,她将教师的文化知识定义为教师所具有的知识、信念、态度,以及教师用以完成教学的实践中的知 识;它包括教师从教育学院和实际工作中获得的专业知识,也包含了对课堂、儿童和教学的常识性理解和想当然的知识。她通过人类学的田野研究,得 出教师文化知识的五个类别:安排学年课程的知识、组织教学活动的知识、评价学生学习的知识,解释并补救学业失败的知识,以及实践中的知识。她发现,存在着 一种对学校教育的跨国理解,或者说,存在着全球化的共同的教育话语,但是在本土层面,学校教学和改革却存在深刻的文化差异。因为教学是在为孩子们创造一种 当下的、有意义的学习经验,教师把来自世界各地的、各种各样的教育理念落到实处,使之对学生有意义。教师利用本土的理解来教学。对教学的文化知识的关注一方面能够促使教师对当下的教学方式保持更清醒的认识,另一方面也促使教师认识到世界范围内有很多种上课的方式,从而保持开放的心态,去思考和设想其他各种可能的教学方式。因此,教学的文化知识,实际上是对教学的持续的认知(knowing),是在当下的行动中不断创造新的意义,从而探索出改进教学的新的可能。

【关键词】 教学的文化知识  当下意义  全球模式  文化差异  教师发展